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香港开奖日期表 > 招生考试 > 高考专栏 > 正文内容

元宵节特殊团圆时刻:再艰难再辛苦 全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!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央广网武汉2月8日消息(记者常亚飞郭静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在武汉有这么一家小餐馆,疫情暴发前,没多少人知道它;疫情暴发后,很多人都想知道它在哪儿。 大年初一开始,一张朋友圈截图刷爆网络,一家餐馆发帖:“只要医院医护人员需要吃饭,提前半小时打我电话,24小时在线——我们不发国难财,我们就想出点力。

  
 

   ”人们纷纷为它点赞。

  
 

   但这家餐馆的女老板却拒绝了很多媒体的采访,一直显得低调而神秘。 元宵节前夕,记者探访了这家餐馆,见到了这位美丽的90后武汉姑娘邱贝文。

  
 

   店主:谁呀?店员:新闻记者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。

  
 

   记者:需要测体温再进去吗?前些天我和你打过电话,当时你正在送餐。

  
 

   店主:给我打过电话,是吗?我给你消个毒可以吗一见面,邱贝文就以武汉最近特有的方式和记者打了招呼——“来,消个毒”。 店主:现在是高发期,我说过不要来嘛,我记得今天也有个人打过电话,是你们吗?记者:是的。

  
 

   我们很想见见你,没关系,不要紧,你忙你的。

  
 

   饭馆不算大,八九张台面,算上后厨大概130多平米。

  
 

   记者:今天的生意怎么样?店员:300多单吧。

  
 

   记者:300多单!店员:一天。

  
 

   记者:大概每天都是这个数吗?店员:嗯,差不多。

  
 

   此时是下午3点多,身穿蓝色制服的彭杰站在门口,他是武汉蓝天救援队搜救组组长,也是店里的常客。 他说这段时间他和队员们的午餐和晚餐都是这里解决的,一份盒饭15块钱,便宜。 蓝天救援队队员:我也是听朋友说的,也看到了他们发布的信息。 他们说愿意去做一些事情,看到一线的医生非常辛苦,用武汉话来说“造业”。

  
 

   他们说想做事情,我们也有这个需求,就到这儿来了。

  
 

   记者:蓝天救援队队员:二十六日开始,到今天差不多半个月了。 记者:一天能订多少蓝天救援队队员:记者:味道怎么样蓝天救援队队员: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们的愿望是能够有热饭、热菜吃就不错了。

  
 

   记者:煎荷包蛋,好香啊!您是老板吗?老板的公公:我是邱贝文的公公。

  
 

   他是邱贝文的爸爸。

  
 

   记者:那你们等于是一大家子人都在这忙。

  
 

   煎鸡蛋的是邱贝文的公公老万,掌勺的是邱贝文的老公小万。 在厨房外忙活的是邱贝文的爸爸和婆婆,帮着剥蒜的几个年轻人是小万的弟弟妹妹。

  
 

   一大家子九口人让不大的饭馆显得有些局促,但也更显得热气腾腾。

  
 

   邱贝文的爸爸老邱指着一盆盆的萝卜、青椒、莴笋说,每天把这些东西备齐要花不少时间。

  
 

   他说:“女儿忙不过来,我们来给她帮忙,因为现在需求量太大了。

  
 

   每天来刨萝卜皮,每天晚上蔬菜要洗干净,不洗干净不行。 蓝天救援队,还有医院的护士、医生,每天都要吃这些东西。 ”邱贝文是1月25日,大年初一凌晨4点47分发的那条朋友圈,那是武汉关闭对外通道后的第42个小时。

  
 

   形势越来越紧张,她说自己那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。 “我觉得整个武汉的人应该都睡得不是特别好,不是只有我们睡不好。

  
 

   没办法,每天躺在床上,就会不自觉地拿着手机看一下发生了什么,怎么样了,就希望这个事情快点过去。

  
 

   ”邱贝文说。 邱贝文是屏蔽了爸爸妈妈,也没和老公万路商量就发出了那条朋友圈的。

  
 

   “根本就没跟他商量。 第2天电话快被打爆了,就跟他交代了这个事情,他挺无语的。

  
 

   ”邱贝文说。

  
 

   说这话时,邱贝文脸上挂着幸福。 小万平时话不多,最大的优点就是疼老婆,是朋友眼中的“宠妻狂魔”。 他说这事开始虽然有点懵,但得知老婆的决定,第一反应就是支持。 他说“这可能是这辈子最值得的一个决定”,初一上午,他赶到超市,采购了3000多块钱的肉、蛋和大米。

  
 

   不过他也和邱贝文约法三章:这个事可以做,但要量力而行。 “他说‘因为我们俩精力有限,只能做一点点,你要和别人说清楚,你肯定不能做很多。

  
 

   ’后来慢慢地订单量就越来越大了,他就告诉我们怎么做。

  
 

   订单量大了,肯定就要分工,中午和晚上一把饭送完,就开始择菜、洗菜、切菜,整个流程。

  
 

   我们把菜配好了,他再炒就挺快的。 只是如果一直持续炒那个锅,他就会有点累。

  
 

   他腰受不了,可能人胖的原因,他可能就有点受不了。

  
 

   ”邱贝文说。

  
 

   记者:萝卜、鸡蛋、油。 现在蓝天救援队订的是盒饭,是吗?店主:嗯,对。 记者:那量就会很大。

  
 

   店主:还好,我习惯了。

  
 

   刚开始做有点不适应,因为我们家(原来)不是做这个的,是做海鲜烧烤的,跟做盒饭肯定是不一样的。

  
 

   记者:有一个总指挥,是吧?店主:对。

  
 

   饭馆的海鲜缸现在几乎是空的,只剩一点海蛎子,邱贝文笑着说,年前存的那些货,现在都进了她的肚子,海鲜不好存放。 她调侃,老公终于舍得让她吃了。 儿子已经6岁,因为疫情,因为送餐这件事,这些天她不得不和儿子隔离。

  
 

   孩子现在是外婆带着,十多天里她只和孩子视频了一次。

  
 

   “每天很忙,他也不理我,他觉得我照顾他很少,我们自己隔离自己,因为在做这个事情,就不想和孩子接触。

  
 

   还好,我快忙完了。

  
 

   等这个事情忙完了,我就可以好好照顾他了,忙完了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。 ”邱贝文说。

  
 

   说话间,邱贝文的手机找不到了,好不容易找到,一打开,一会儿功夫已经涌进了好多条明天的订餐信息。 她赶紧低着头一条条地回复和记录。

  
 

   邱贝文说:“我之前联系人也就100多个,现在好像有700多个。 刚开始的时候医院订的可能会多一些,现在政府也在做很多事情,志愿者就特别多。

  
 

   像蓝天救援队,他们也是志愿者,他们都做得很好,其实他们才是很辛苦的,你看到他们很辛苦,你就会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其实很小。

  
 

   ”去医院送餐,她不嫌路远,也不嫌份儿少,只要医护人员需要,她都会去。 她说,刚开始也怕,“害怕,怎么可能不害怕?我忘了那天是去哪个医院,当时送150份,旁边一片寂静。 还没有靠近,就是消毒水的味道,受不了。 我其实是害怕的。

  
 

   但是别人感激你的时候,从眼睛里面可以看得出来,他们很感激你,这种感觉会把你的那些担心压迫住。

  
 

   其实是害怕的,谁不害怕?我们普通人哪有不害怕的?”饭馆的一面墙上用红笔写着一行字,“人总要仰望点什么,向着高远支撑起生命和灵魂”。 “这是我的座右铭,我写的。

  
 

   刚装修的时候他们吐槽我写得很丑。

  
 

   我喜欢看书,喜欢写一些东西,喜欢用笔记录自己的生活,时间久了不自觉地就会觉得这句话比较像我自己。 ”邱贝文说。

  
 

   120份盒饭终于做好了,婆婆盛饭、弟弟妹妹们装菜、爸爸盖上盒盖,老公小万终于可以喘口气,很有几分成就感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彭杰把120份盒饭装上车。 在那幅字前,全家人坐在一起,记者拍下一张照片。 记者:在这拍,是吧。 店主:因为这段话应了这个景。

  
 

   记者:好,近一点。

  
 

   店主:你干嘛,你别这样子,他拍了已经。 记者:看镜头啊,看镜头。 记者:真棒!再忙碌,再辛苦,全家人在一起,这就是幸福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